新闻资讯

江苏试点“绿岛”走出“治污要赔、不治要停”

发布时间:2020-12-08 05:24  作者:泛亚电竞

  疫情暴发以来,不少中小企业生存艰难,面临“治污要赔、不治要停”的两难,甚至陷入“反复治,治反复”的怪圈,成为污染防治突出短板。

  如何助力企业低成本实现达标排放、绿色转型?如何挖掘环保产业潜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,助力高质量发展?如何在后疫情时代统筹“六稳”“六保”和生态环保?

  今年2月起,江苏用“集约建设、共享治污”的思路,启动“绿岛”建设试点,农业、工业及服务业各自瞄准污染顽疾,以专业化治污促企业达标排放,降低治污成本,着力破解中小企业治污与发展难题。

  按照“集约建设、共享治污”理念,江苏投入约82.87亿元,建设106个“绿岛”项目,实现污染物统一收集、集中治理、稳定达标排放,惠及三万多家中小企业。

  泰州市春光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工厂内,数十个状如“蒙古包”的污泥堆在生物分子膜的覆盖下静静发酵。“别看‘土堆’不起眼,它们可都是‘金山银山’。”公司董事长李春光介绍,这些由秸秆、畜禽粪便等构成的“蒙古包”发酵成熟后,可加工成生物有机肥和土壤改良剂。

  “公司服务方圆50公里内的7家企业,包括7000头猪、6000头牛和20万只鸡。”李春光说,臭气熏天的养殖废弃物蕴藏着巨大商机。

  在李春光等不少养殖户看来,传统畜禽废弃物处理模式只强调末端治理,易造成二次污染。农业“绿岛”则针对广大分散经营的种植或者养殖户,建立起“横向到边、纵向到底”的废弃物污染物收集体系。江苏省目前有14个农业“绿岛”项目,主要涉及水产养殖尾水净化、畜禽养殖废弃物综合利用等。

  电镀工艺具有提高耐磨性、导电性、抗腐蚀性及增进美观等作用,在工业领域应用广泛,但极易产生酸、碱、重金属离子,甚至氰化钠等剧毒品,其危废处置问题一直是短板。

  不过,在镇江华科电镀园区,林荫小道纵横交错,花园式工厂让人忘了这里聚集着43家电镀企业。

  “公司对危废品中重金属的回收利用率达90%,固废处理成本降低过半。”镇江华科生态电镀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道路说。

  道路介绍,有的地方虽然建立了电镀园区,但大多停留在物理集聚层面,园区污染物处置缺乏“一盘棋”思维,而工业“绿岛”可实现危废品集中收置、统一治理,让散乱污现象得以根治。

  据介绍,江苏目前有80个工业“绿岛”项目,主要涉及园区污水集中处理、危废品集中收集贮存等。

  “上宅下店”的布局是南京市老城区不少居民楼的现状,但由于油烟扰民,餐饮行业屡遭投诉,“求生存”的店铺和“求生活”的住户长期处于对立状态。

  秦淮区生态环境局执法大队副队长荣照辉介绍,以前,位于该区的瑞阳街道一到饭点便油烟四起,气味呛人,一年投诉量曾达400多起。不过,近一年来,瑞阳街道实现了环保零投诉。

  改变源自服务业“绿岛”建设。“我们动员餐饮店安装油烟净化系统,并在街道统一安装高空排放管道和在线监测系统。”荣照辉说,“绿岛”项目正助力餐饮油烟监管智慧化。在他的手机App“指尖上的环保”里,清晰记录着每家餐饮店的油烟实时监测数据。

  据悉,江苏目前有12个服务业绿岛项目,主要涉及餐饮油烟集中处理和船舶水上绿色服务区等。

  根据污染源普查相关统计数据,中小企业是江苏污染物主要排放主体。以污染物排放占比为例,其化学需氧量、氨氮、总氮、总磷、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及颗粒物,分别占总污染量的88%、83%、85%、91%、72%、58%及67%。

  江苏多位环保干部称,解决中小企业污染问题,也就解决了污染防治的主要矛盾。当前,“绿岛”项目对症施药,正助力江苏环境治理实现多重转变。

  自主治污转向市场化治污。“我们的猪粪‘香’着呢!”江苏睢宁县官山镇畜禽废弃物处理中心项目负责人岳喜云说,利用“绿岛”平台,他们一年可处理30万吨畜禽动物粪便和菌渣,可产出高品质有机肥10万吨,每年粪污里可“掘金”2000多万元。

  “中小企业很多分散在镇村及城乡接合部,污染物种类和排放量变动较大,监管也困难,引进社会资本参与污染治理,可以加快形成公开透明、规范有序、良性竞争的生态环境治理市场。”江苏省生态环境厅环评处处长戴明忠说,树立“谁治理、谁受益”的市场政策导向,能充分调动排污企业积极性。

  业余治污转向专业治污。靖江市江华照明电器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斌说:“环保设施投入两三百万元,每年运作还需60万元。享受‘绿岛’政策后,企业每年只需缴纳一定的排污费,成本下降一半。”当前,江苏在制定《“绿岛”项目管理暂行办法》《“绿岛”项目入库筛选原则》的同时,还组织编制了危险废物收集贮存等技术指南。

  “‘绿岛’项目坚持‘集约’‘共享’理念,让中小企业获得专业化环保治理服务,腾出更多精力聚焦主业谋求创新,增强核心竞争力。”江苏省生态环境厅主要负责人说,“同时,我们也要建立健全相关政策、标准,完善监督考核执法措施,保障项目高标准、高质量建设运行。”

  分散治污转向集约化治污。在江苏睢宁,投资1000万元的睢宁旭春集中喷涂中心,拥有年喷涂1000万件家具的能力。“以前没有喷涂资质,且投资环保设备成本高,现在有了集中喷涂中心,一年节省费用10多万元。”睢宁易生活家具有限公司负责人王万军说。

  睢宁多位中小企业主称,“绿岛”可对同类型污染物进行集中统一处理,产生规模化效益。通过集约治污,还可以实现污染源个体“门诊”转向集中“会诊”、“点”上问题转向“面”上治理的效果。

  被动监管转向精准化监管。“绿岛”建设能调动排污企业积极性,让“排污者”变为“监督者”,与生态环境部门形成监管合力。

  据统计,江苏首批106个“绿岛”项目,在帮助市场主体减少污染治理设施投资约132亿元的同时,还将提高中小企业危废收集能力约2000吨/年,减排化学需氧量约13000吨/年、颗粒物约3400吨/年、挥发性有机物约2500吨/年。

  “绿岛”项目注重市场化治污,强调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,但在实际落地过程中,市场化作用被削弱。此外,部门间标准不一、政策打架等问题导致部分“绿岛”项目管理存在失序风险,有待进一步破题。

  记者在调研中发现,不少嗅到“绿岛”政策红利的建设主体,过度寄希望于资金补贴。道路等专业人士表示,环保产业属于“大产业、小行业”,建议更大程度上发挥市场在“绿岛”建设中的决定性作用,提高“绿岛”项目市场性及灵活性。

  部分“绿岛”项目管理标准亟待统一。以危废品收集储存处置为例,有企业负责人反映,“绿岛”政策虽有利于降低治污成本,促进安全生产,但由于公司污染物分类集中管理,不符合有些部门规定,经常收到罚单,屡屡登上失信企业名单。

  “新生事物发展壮大需要在某些领域突破原有的条条框框。”不少受惠的企业主呼吁,尽快评估“绿岛”的落地效果,不同部门间打破壁垒,联合制定相关管理政策、统一行业标准,让这一服务中小企业的利好政策用好走稳。(记者 秦华江 陈圣炜)


泛亚电竞